公众号更新的频率越来越低了,有时候也想着打开电脑好好写一篇,但是已然耐不住性子静下心来写,就连吐槽倒苦水的心思都没有。这种状况当真不是一件好事,内心明明渴望着向上,实际却往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。

六月份的时候请了一周的假期去了一趟新疆,工作以来第一次请那么多天的年假出行,反观以往的年假都是过期作废。去新疆是临时起意,本来那时原计划是跟着团队去成都走一圈的,没成想一冲动就脱离团队去了新疆。然后年初设想着去一次台湾或者日本的计划,因为金钱和时间关系都被这次新疆计划给替代了。

新疆之行玩了九天,巴音布鲁克看了九曲十八弯,途中领略了独库公路的美景,伊犁见识了喀拉峻大草原,昭苏徒步了一段夏特古道,赛里木湖遇见天鹅还赏了日出,最后阔别红山大峡谷回到乌鲁木齐结束新疆之行。当然,这一旅行中,少不了吃吃吃,一路都是吃不完的牛羊肉和喝不完的乌苏啤酒。秋天的时候还想再去一次新疆,看看秋天的喀纳斯,当然今年秋天肯定是不可能了。

从新疆回来之后,搬离了和朋友合租两年的地方。两年间除了一直蹭他们的饭,兼顾洗碗的同时,还偷师了朋友的谢式盖浇面,算是有所得。相聚有时,两年,也是时候换个环境了。来杭州,关于交通的问题吐槽了很多次了,这一次找住的地方找了个靠地铁的地方,一来方便,二来也试着找寻下北京、上海那会儿地铁上班的感觉。感觉找没找着我说不大清,总之再也不用担心堵车的事情了。

七月份的时候,有整整两周的时间折腾线上平台故障的问题。上线一年多,第一次感觉遇到了滑铁卢,索性还是喘过气来,一切都往着较好的方向发展了。

进入八月,来杭州就整整两年了。首先有了购房摇号的资格,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去踩了几个楼盘,顺便还参加了一次摇号,当然结果是没中。踩盘摇号的新鲜感,比我想象中过的要快,踩了一次盘摇了一次号就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欲望了,这种心态感觉药丸。另外一件事就是,工作那么多年来,第一次在一家公司呆满两年了,与其说呆满,不如说熬满更贴切,有必要试着磨一磨自己的性子了。

再者,八月份的尾巴上,自己正式步入了三十而立的阶段。三十岁无需多说,只是不得不告别那二十岁的日子而已。生日那天,跟着一群不认识的驴友重装登顶浙西第一高峰清凉峰,没有日落,也没有星空,有的是风和雨。虽然种种不如意,登顶依然是满心的欢喜。更让人喜悦的是,第二天山顶雾气吹走的一瞬间看到了云海,短暂但美好。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