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次和朋友闲聊的时候,我说,以前想象中三十岁的样子可不是这样子。朋友接着问,那你以前想象中的三十岁是什么样呢。其实,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,多少有些自我调侃的意思,被这么一问,反而有些措手不及。是啊,以前是怎么想的呢,吱唔半天说了句,至少比现在的自己要成熟吧。

想来以前也并没有好好想过自己三十岁应该是哪番模样,只是到了这个年纪审视自己的时候,多少有些失望罢了。至于哪些方面失望,又说不上来,好像也未曾对自己寄予过什么期望,或许正是因为没有期望而落得失望。而对于这种现状,说来丧气,但好像也只能默默接受。前几年在上海外滩的时候,就被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喊着叔叔问二号线怎么走,那时还不大服气,可眼下真要变成丧丧的大叔了,服不服气不由己。

电影《东京夜空最深蓝》剧照

不得不承认,三十岁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坎,以前很多不在意的东西,现在即使嘴上说不在意,内心多少也会有些波动。过年的时候,去同学家看娃,同学说这个是哥哥,那个是姐姐,我就很义正严词的说,叫叔叔。与其占人家小朋友便宜,欺骗自己还少年这样的蜜糖,我是拒绝的,虽然我另外一个同学听到叫她小姐姐可开心了。

结婚、房子、车子,好像是世俗意义上很难绕过去的三座大山了。用一个朋友家长的话来讲,如果一座山都没有爬过去的话,那就属于三无人员了,同三无商品一样难推销。之前还和我妈为此争论过,我说谁都这么过那还有什么意思呢,我妈就说了一句让我不置可否的话,说人生本来就没有什么意思,别人都是这么过的,你也应该这么过。不是说这句话不可反驳,站在某种角度来看,好像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。

而我的想法则是,想买房是为了不再搬东搬西,再差好歹也是个安身之处,可也不至于为了买个房让全家跟着愁眉苦脸。车子倒没什么太大的感觉,一个人有车没车还是其次。至于结婚,在没遇到适合的人之前,一切都是虚妄。即使你心心念一个人,无论是梦是醒,脑海都萦绕着她,可人若对你不感冒,依然是徒劳,反而把自己落得个烦恼苦闷。

三十岁的模样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呢,也许一切都会有,也许都没有,谁知道呢。真想说,管它妈的,去 TM 的三十岁,可是那是年少轻狂时的口吻啊。王小波就说过,“一个人在 20 岁时如果不是激进派,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;假如他到了 30 岁还是个激进派,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。”。所以,我想不管三十岁是什么模样,先要学着从克制开始,克制着不去想四十岁的模样。

电影《菊次郎的夏天》剧照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