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时候的 Linus,喝着啤酒撸着码

前几天听一朋友说,大半夜特别想吃烧烤,然后点了外卖,吃到一半突然发现少了点什么,思来想去,最后发现少了啤酒。于是,她总结了这么多年来体会的一条关于烧烤的人生经验,那就是,吃烧烤的精髓在于酒。

酒绝对是一个神奇的东西,几杯下肚之后那种飘飘然的感觉,简直是妙不可言。我自己也是有点喜欢喝酒的,不过酒量只能说很一般,白酒是极少碰的,对啤酒倒是有几分欢喜。但是朋友的这条关于烧烤的人生经验,我是要唱唱反调的。我倒不认为烧烤的精髓在于酒,而是一群人吃着烧烤喝着酒的那份微妙。

如果能想起一件比一个人吃着火锅还悲伤的故事的话,那肯定是一个人吃着烧烤喝着酒了。试想,炎热的夏日深夜烧烤摊旁,一个人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的情景。在外人看来,感受一份凄凉的同时,也会感想一下,这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。

其实,再进一步,喝酒对吃什么也是要求不大高的。一份椒盐花生,再加一份毛豆,就足够当下酒菜了。三五好友,大家吃着喝着聊着,热情高涨,真是其乐陶陶。

在北京那会,和朱哥、小毛、Tanky 就是从喝酒开始熟识的。和 Tanky,更是有事没事的,找个小摊,弄几个小抄,喝起来。在上海,一起喝的比较多的就属 张杰 和张超两对活宝了,有时夜市喝完不过瘾,还会去 KTV 继续喝,真是年少轻狂。张杰去合肥之后,大家就很少喝酒了,但是每次大家小聚,不管喝多喝少,都是少不了酒的。离开上海之前,wolf 那会刚来上海,加上 2v,我们仨也有过那么喝酒撸串的短暂时光,这不前天还喊着我去上海喝酒呢。

当然,喝酒是要适量的,喝醉的感觉着实让人难受。梁实秋有篇关于酒的文章《饮酒》中说,菜根谭所谓 “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” 的趣味,才是最令人低徊的境界。我是强烈赞同的,不求醉,微醺就好。

所以,夏天来了,夜幕降临的时候,夜市才刚刚开始,小伙伴们躁起来吧,干杯!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