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读书

2016 年读的第一本书就是《火星救援》,当然之所以关注这本小说,还是缘起于电影的火爆。对了,小说的作者安迪·威尔还是一位程序员,用套近乎的话说,我和他还算得上是个同行呢。不过,认真起来,我就差太远了,反正人家 15 岁就被美国国家实验室聘为软件工程师,据说还参与了《魔兽世界2》的编写,现在又多了个科幻小说家的副业。所以这差距,怎么算也是地球到火星的距离啊。虽然我比安迪大叔年轻 16 岁,可是 16 年的时间我还是走不到火星的,至少我现在还没想明白怎么个离开地球,当然这也不是我应该想明白的。说起小说,总之植物学家带着主角光环利用他的各类学科学霸知识,听着摇滚(Boogie Fever),在极其恶劣的火星上等来了休斯敦,另外小说中中国宇航局也是起了关键性作用。

因为好友张杰的再三推荐,我看起了古龙的小说。作为光着屁股那会就幻想着耍大刀的男孩来说,当大侠是孩提时代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的梦想。于是,我接连看了《小李飞刀1:多情剑客无情剑》《楚留香新传1:借尸还魂》《陆小凤传奇1:金鹏王朝》《萧十一郎》《火并萧十一郎》。可能因为阅读顺序的原因,始终觉得多情剑客无情剑写的最好,萧十一郎次之,陆小凤和楚留香到是没有太大的感触。总之,看完之后,第一感觉就是我是当不了大侠的。当大侠颜值、武功不说,光说喝酒我就直接 over 了,况且人家喝的还是白酒。我不光不能喝酒,喝多了酒品也不好,而且还特啰嗦难缠。如此,哪还能静静的看着月亮吹吹风思考呢,所以当大侠的梦想也只适合光着屁股那会儿想。

接着看了三册《文明之光》,吴军博士写起这一类的书还是很耐看的,当年一部《浪潮之巅》看得我是热血澎拜。既然不能满世界跑长见识,看看这类别人眼中的历史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后来闲来无事又看了渡边淳一的《失乐园》,抛开性爱不说,反正人性在哪儿都是那个鸟样「这样说貌似又不对…」,总之作为年轻人还是少看这类的书为妙。《皮囊》《最璀璨的银河(刘慈欣经典作品集)》《为奴十二年》《白夜行》《重说近代史》《月亮与六便士》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《毛姆短篇小说精选集》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《沉默的大多数》《日光流年》《变形记: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集》《情人》,这是之后陆续看的一些文学书,期间还重温了一遍《三体》。其中,以《日光流年》最为深刻,阎连科把这本小说极致的写活了。而对于广为好评的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对我倒并不是很感冒,毛姆的其它书也是一样。当然,王小波的文章读来还是相当有趣的,两本文集看一本就好了,这里推荐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。至于烂尾的书,这里就没有列出来了,好多书读着读着就搁置了。

技术书,陆陆续续也读了一些,不过这里推荐最不技术的一本书,《凤凰项目:一个IT运维的传奇故事》。技术难免读起来有些枯燥,可是这本非技术的技术书一点也不,适合各个阶段的技术人好好看一下,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收获。

昨晚看了今年的最后一本书《被讨厌的勇气:“自我启发之父”阿德勒的哲学课》,书总体不错,主要以对话的形式讲解阿德勒的哲学思想。不要总是思考人生,询问人生的意义,借用书中的话说,“并不存在普遍性的人生意义,人生的意义是自己赋予自己的”。王小波也说,“虽然人生在世会有种种不如意,但你仍可以在幸福与不幸中作选择”。

今年看的书相比去年少了很多,以前总抱怨说没有时间阅读,当自己真正去尝试阅读的时候却发现时间简直太充足。2017 年,希望自己能静下来阅读更多的书,公众号也要慢慢的写起来。

关于工作

说说工作这件事,说起来,工作时间也并不算长。12 年毕业到现在,这是第四个年头,也是我第四份工作,同时又是工作所在的第四座城市。离开长沙是因为那压根没有互联网环境,离开北京的因素有点多,现在看来也算是个正确的选择,离开上海的主因源于压力,高房价对应较低的生活质量,不离开就得妥协。几番考虑下,今年 8 月份的时候选择来到了杭州,现在来看杭州的房价也是不低的。关于换工作,以我换过几份工作的经验来看,某种意义上来说,换工作就好比跳坑。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,到哪儿都会有坑,找到一个差不多的坑好好填就好了,别总想着跳来跳去,到头来可能啥坑都没有填上。

换工作那么多次,我自己的某些臭毛病倒是一直都没怎么改,相比其它这倒是我应该首要反思的。离开江游的时候,大叔对我说,我总是对这个不满那个不满,却不曾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。性格上来说,有些情绪是不应该带到工作中的,而这些基本的我也没怎么做好。工作上也好,其它事情也好,不要轻易对人对事下结论,尽可能多的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看问题,有些看似不可理喻的事情可能就不会那样难懂了。

关于生活

总感觉自己的生活有些糙,在上海的时候除了在公司就是在宿舍呆着,吃饭首选兰州拉面。来杭州之后,因为和同学一起住的缘故,生活还是有所改善的,至少周末的时候有家常便饭可吃,生活也算是有了烟火。

今年去的地方不多,4 月份的时候,几兄弟一起去了一趟乌镇,体验了一把青年旅社,看了几眼烟雨江南。9 月因为 G20 的假期,又和公司大伙去了一趟大西北,也算是见识了戈壁、沙漠的壮观了。来杭州之后还爬了几次山,这点来说杭州是胜过上海的。不过,11 月份的时候去上海走了一圈,发现上海的有些好也是杭州所没有的,好与不好也只是相对的,生活总需要有所割舍。明年应该要去更多地方走走,而且不仅限于想。读书是心理层面的享受,而出去行走则是身心的一个全方位体会。不说身心在路上,多出去看看总不会错,不是总有人说爱旅游的人一般都不会太坏吗。

总之呢,自己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,这点太重要了,以前什么都在意就是把自己给忽视了。对了,2016 年的最后一天和好友 Jerry 以完美的两盘 Dota 告捷,猴子在年末终于牛逼了一发,不,是两发。

不行了,编不下去了,我要去睡觉了,明天约了基友去南京逛,要早起赶火车… …

再见,2016。你好,2017。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