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剧《四重奏》剧照

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文章了,表示很惭愧,当然我还是坚强地选择原谅自己,要不然我就不能在这里自说自话了。前段时间更新的相对比较勤,基本上能做到一周一更。主要原因是和两个好友打了个赌,赌约就是一周写一篇文章,完不成的就发 100 红包。于是,本着金钱至上的原则,对着百元大钞的毛主席大喊了三声,算是明了志。前期硬是咬着牙,居然还坚持写了一段时间。不过,后来的结果,大家都知道了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败下阵来了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打赌的只有我和好友 张杰。当初的想法很是天真,觉得一周一篇不是什么大问题,最不济写篇技术文章或者读后感什么的也能凑个数。张杰估计当初的想法也是这样的,反正当时他说他要写的东西可多了。一来二去,我们俩都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,如此想想既然都能完成的话,那就和红票子没啥关系了。于是,灵机一动,就把好友 Tanky 拉入伙,都想着凭这厮一贯拖拉的风格,票子的事情算是稳了。

不想,美丽故事的开始,悲剧就在倒计时。Tanky 一改往日的拖延表面,总是提前按时完成文章,写完往群组一丢,若无其事的补上一句,“我写好了,你们看着办”。如此,张杰和我反而被动了,本着尊(金)严(钱)不容被践踏的态度,前几次算是勉强应对了。可不想 Tanky 越写越勇,我是最先被瓦解的,直接发了个红包大喊投降。发完后又不服气,挤了挤,算是把那周文章给交差了。紧接着,张杰沦陷。而 Tanky 除了中间一点小状况外,神奇般的一直坚持到了现在。能说什么呢,反正也谈不上引狼入室。毕竟兄弟嘛,两肋插刀是常有的事情,不过后来我们再也没有提过红包这回事了。

仅仅针对赌约来看,确实是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儿,但说到坚持上来说,这可不是小事能说的过去的。能长年累月坚持下来做一件事情,哪怕是再不起眼的,都挺不容易的(坚持多年单身,坚持一直穷,嗯,这些统统都不算数)。我也经常给自己立很多 Flag,可是真正能坚持下去的往往屈指可数。

很多方面,包括技术上来说,我倒是很佩服张杰和 Tanky 两位好友的。张杰,陆陆续续做过很多的个人项目,认定了的事情,基本上都是有始有终(除了他买来装 X,落了几层灰的电吉他)。当前在创业中,自己一人之力主导前后端开发,还兼了运维的活儿。虽然创业的路上如老罗所说的,风景差的让人想骂脏话,可他已经坚持两年了,而且一直在坚持着。再说 Tanky 大神,他只是有点磨叽而已,做起事情来却一点也不含糊。早年间论坛火的时候,顶峰时刻,作为站长的他,把「C++ 奋斗乐园」做到了 C++ 论坛百度搜索一把手的位置。还有他开源的 simiki,已经维护四年了,Github 上现在已经有将近 1000 star 了,并且依然在持续更新中。说点不那么煽情的话,能有这样两位牛逼的好友,睡觉都比别人踏实些。

所以,以上,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事情,立点 Flag 呢。这几年比较庆幸的一点就是,陆陆续续把阅读的事情给坚持下来了,虽然还不够。对于阅读,之前其实中断过一段时间,有次和一个朋友打赌说两周看一本书,并且写下读书笔记,红包和笔记后来都不了了之了,倒是又找回了以前读书的感觉来了。阅读只能说继续保持,算不上事。这次我想把这几年关于 Docker 和 Kubernetes 的一些实践笔记好好整理出来,是该做一些系统性的总结回顾了,至少在这个九月底能完成一个基本的初稿,这是最低要求了。

2018-12-23:话说,那个笔记到现在基本的初稿都不算完成了,默哀 : (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