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这些天有些热,走在路上,烈日照着,居然有种恍惚的感觉。我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,对于以前发生的事情,脑海中也只是些零散碎片。说不清为什么,最近总会时不时的被拉入儿时关于夏天的一些回忆中去。

儿时还是比较期待夏天的,夏天到了也就意味着暑假来了。因为家那边河流比较多,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学会游泳。刚开始的时候,是在河边比较浅的地方用手撑在水底瞎游,时间长了也就慢慢学会了,顺便还学会了在河里徒手抓螃蟹的技能。当家门口游的不尽兴的时候,就约小伙伴去稍远一点的地方去游。隔壁村河边上长了一棵很年长的桑椹树,我们经常爬上树上去采桑椹吃,吃饱了,就往水里跳。游累了,想吃了,就爬上去继续摘,周而复始,乐此不彼。有时候,还会去水库边上游,水库边上的水是很湍急的,因为这事没少挨揍(不过农忙时节,爸妈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,我们总是能找到空隙溜出去)。

夏天,对于我来说,另一件比较喜欢的事情就是钓鱼了。钓鱼的器材很简单,一根小竹杆,鱼钩和线,然后鱼饵是自己挖的蚯蚓。钓鱼的地方倒是很有讲究,因为村里的河都被人给承包了,为了不被逮着,只能专门找隐蔽的地方偷偷钓。当然,无论躲的多巧妙,也很难逃避被大人发现的厄运。不过,由于小孩的缘故,大人也不会计较,一般教训几句就完事了。我是比较有耐心的那种,即使钓不到,有时也会钓一早上或者一下午。运气好的时候,收获还会颇丰,有鲫鱼、鳊鱼、黄刺鱼,偶尔还能钓到螃蟹。带回家,交给爸妈,爸妈有时会啰嗦几句,最终还是会把它们变成一盘肥美的佳肴。

那时候的夏天总觉得没有现在热,吃过晚饭之后,大家都会搬着凳子找空地乘凉,大人们聊天,小孩们玩耍。偶尔还有机会能看露天电影,不过看过的电影要说有点印象的除了《菊豆》还真没有了。记住《菊豆》倒是让我觉得挺意外的,小屁孩怎么会看懂这类的电影呢,也许正因为看不懂有困惑,就记住了也不一定。爸妈心情好的时候,还会给钱让买冰棍。那时我干了件到现在都自以为很文青的一件事,就是吃着冰棍穿着小裤衩仰望星空。

要说还有什么让人值得称道的事情,那就是我们家有一口井。夏天热的时候,村里很多人都来我家打井水回家冲凉。那时候,我家是为数不多可以吃到所谓冰镇西瓜的,方法就是把西瓜用桶吊在井里一夜,第二天再提上来,吃起来透心凉。

夏天,留在回忆里面的那个夏天。

我家门口的小河

–EOF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