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知从何说起,想来有些日子没有写东西了,总觉着到点了该写些什么了。写什么姑且不论,能打开浏览器登录公众号页面就是一种胜利。至少对我来说,这也是一种勇气,缺的就是勇气。

一月份的时候,尝试着跑了一段时间的步。跑步在我看来,只要跑了就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。尤其喜欢一个人跑,按自己的节奏,边跑还边在脑海给自己加戏,每次都能把自己乐的不行。这次坚持了小一个月,总共跑了差不多 40 公里,其中一次还跑了个 10 公里,算是保持比较不错的一次了。年后过来,可能是停的时间比较久的缘故,已然提不起那个心思了,也就没有再跑过了。

如此,说起来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惜的。以前可能还会和自己较劲,现在反而对自己平和多了。跑的时候就好好跑,不想跑了就好好歇着。就拿屋子角落年前买的那把吉他来说吧,买来调好音之后放到琴箱就再没怎么拿出来过。每天回来看到之后,也不觉得买来后悔什么的,倒还觉得挺踏实的。也许是看到它在那里,只要自己想学着弹的时候,随时都可以拿起吧。

二月初,趁着过年前,骑行了一次孙权故里龙门古镇,来回一天 100 公里的样子。途中路过了富春江,隔江相望,多少有些让人心潮澎湃。可能因为淡季的原因,古镇游人不是很多,一个人推着车在小巷闲逛了一圈,还吃上了孙权面筋,拍照留念,算是到此一游了。

接着就是过年,打小对过年就没有什么感觉,长大了自然就更没有什么期待了。倒是放假回家了,可以好好陪陪父母几天,这点挺好。每次回家都会和老妈唠个嗑,难得回家,聊聊家长里短,也是挺温暖的。不过,有件事倒挺伤脑筋的,父母虽不是那种催婚催的要紧的,但多少也会提起,尤其已是而立之年,亲戚就更不得了了。这种时候,我也只能装个糊涂,或者随声应和。想来这种事情又怎能急得来呢,这着实是个难题。

年后回来,好友张杰也来公司报道了,这本是件可喜的事情,身边多了个要好的朋友自然是好事。可是,到现在我也并不知道介绍他过来是对是错。差不多两年前,他离开上海去合肥创业的时候,我就在文章说过,我们早已经不是刚毕业的学生,而走的每一步都是需要好几年的时光来试错,一旦走下去可能就回不了头了。工作这几年遇人不少,敬佩的人却不多,但张杰肯定算是一个。有时我会想,他应该去更好的地方的,因为他值得拥有更好的机会。

不过,话又说回来了,往后的事情不是谁可以预料的,对错自然不是我说了算,谁也说不准,想来又成伪命题了。过去的时间,没必要斤斤计较,引用最近看的村上春树《刺杀骑士团长》中的话来说,“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,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。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工作”。我想日子越过,我们就越缺乏那种不惧怕改变生存的勇气。

–EOF–